首页  >  税务报道  >  业务研究 > 正文

“十二五”期间新疆经济税收分析及对策研究

发布日期:2017年09月28日 来源: 本站原创

     

  “十二五”期间,在中央亲切关怀和国家部委、对口援疆省市倾力支持下,在自治区和兵团党委的领导下,新疆各族干部群众勠力同心,砥砺前行,主动作为,经济社会发展书写了壮美、靓丽、精彩的一笔。

  时间进度是发展经济学研究的主要内容,量化分析解决管理决策问题是管理学数理学派的重要内容。本文从“十二五”期间新疆和兵团经济发展和地税税收情况,为进一步做好“十三五”新疆经济税收工作,探讨如下:

一、“十二五”期间新疆和兵团经济税收发展的基本情况

  经济决定税收,税收反作用于经济。“十二五”期间,在经济、政策、征管三方面因素相互交织、共同作用下,新疆经济、税收呈现新的阶段性新特征。 

  (一)新疆经济税收实现了稳定发展

  1.经济税收总量,实现跨越发展

  (1)经济总量实现翻番

  “十二五”期间,新疆和兵团累计实现GDP分别是“十一五”期间的2.01倍、2.69倍,环比增速平均达到10.71%、16.1%,均高于全国平均水平,实现生产总值分别达到9324.8亿元、1934.91亿元,比“十一五”末分别增长1.72、2.51倍。新疆和兵团合计GDP占全国GDP的比例从2011年的1.60%上升到2015年的1.66%,增长0.06%。:(表1:“十二五”期间新疆和兵团GDP与地税税收相关性分析)

  (2)地税收入实现翻番

     经济发展带来新疆地税经济型增加(Increased tax economy)和税基型增加(Tax base type increase)。“十二五”期间,新疆地税累计地税收入35841528万元,年平均环比增速16.40%,“十二五”末比“十一五”末税收入定基指数增长2.04倍,实现地税收入翻番,税收发展趋势与GDP变化一致呈现顺周期变化特征。(参见表1,;图1: “十二五”期间新疆地税税收与经济增长关系图)  

表1:“十二五”期间新疆和兵团GDP与地税税收相关性分析

年份

新疆生产总值

环比增速

兵团GDP亿元

环比增速

新疆兵团合计GDP亿元

GDP环比增长率

新疆和兵团GDP定基指数

新疆地税税收收入(亿元)

地税环比增长率

地税收入定基指数

地税税收负担率

地税弹性系数

2011

6574.54

20.92%

968.84

25.72%

7543.38

17.71%

121.52%

557.6366

43.47%

143.47%

7.39%

2.45

2012

7505

14.15%

1197.21

23.57%

8702.21

13.32%

140.19%

655.7503

17.59%

168.72%

7.54%

1.32

2013

8510

13.39%

1480

23.62%

9990

12.89%

160.93%

772.2995

17.77%

198.71%

7.73%

1.38

2014

9264.1

8.86%

1738.68

17.48%

11002.78

9.20%

177.25%

802.0269

3.85%

206.35%

7.29%

0.42

2015

9324.8

0.66%

1934.9

11.29%

11259.7

2.28%

181.39%

796.4395

-0.70%

204.92%

7.07%

-0.31

平均增长率

41178.44

7.46%

7319.63

19.51%

48498.07

9.14%

 

3584.1528

15.43%

 

7.40%

1.05

比十一五增长倍数

2.01

 

2.69

 

   数据来源:根据2009-2015年新疆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统计公报、2009-2015年兵团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统计公报、2009-2015年新疆自治区地方税务局统计数据计算

  

  图1  “十二五”新疆和兵团国民生产总值合计及增速变化、地税收入及增速变化情况,根据2009-2015年新疆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统计公报、2009-2015年兵团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统计公报、2009-2015年新疆自治区地方税务局统计数据计算

  从税收弹性分析,新疆和兵团 GDP每增长1个百分点,带动地税收入平均增长0.865181个百分点。从税收和GDP双对数模型(Tax and GDP double logarithmic model)分析,新疆和兵团GDP变动一个百分点,带来地税收入变动约0.9202159个百分点。(参见图2:“十二五”新疆和兵团GDP、地税收入定基指数发展趋势)2010-2015年新疆平均税收负担率(Tax burden rate)7.39%。地税收入占同期财政收入比重平均达到68.06%。财政集中率(Financial concentration rate)年平均增长率11.08%,呈现快速递增之势,反映出新疆经济发展水平、财力集中程度和保障能力逐年提高。

  图2数据来源:根据2009-2015年新疆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统计公报、2009-2015年兵团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统计公报、2009-2015年新疆自治区地方税务局统计数据计算

2.经济税收结构,持续明显优化

  “十二五”期间,新疆和兵团产业结构调整扎实推进,优化升级,渐趋合理。

  (1)从产业结构总量分析

  从经济角度,“十二五”期间,新疆和兵团经济转型升级成效显现。新疆经济结构调整由2011年1:2.94:1.94的“二、三、一”发展到2015年的1:2.29:2.7的“三、二、一”,实现了 “十二”规划中经济结构更趋合理的奋斗目标。兵团三次产业经济结构由2010年的1:0.94:0.83的“一、二、三”发展到2015年的1:2.07:1.46的“二、三、一”,实现了经济增长动力由过去一产农业为主转向以第二产工业为主导的奋斗目标。2013年中以后,从产业占比看新疆经济结构调整明显比兵团加快。

  从税收角度,经济结构决定地税税收结构,“十二五”期间,新疆地税结构也由“十一五”期末的1:187:181的“二、三、一、”,发展为“十二五”期末的1:93:123的“三、二、一”,反映地税收入结构不断优化,新疆和兵团经济产业结构调整取得一定实效,凸显经济转型明显。

  从Fisher-Clark经济理论分析,经济结构一、二、三产业依次占优是经济社会进步的重要特征,反映了新疆和兵团经济社会发展程度和经济社会的发展进步。。

  (2)从产业结构份量分析

  第二产业从经济角度看, GDP累计额、占GDP比重、平均拉动力分别是第三产业的1.23倍、1.23倍和1.05倍,从企业财务管理资产—权益比(Asset - equity ratio)看,2011-2014年期间,新疆第二产业工业企业总体资产逐年增加,从2011年的2.034761扩大到2014年的2.704292,增长了1.329047倍。表明新疆第二产业工业企业生产经营扩大、资产规模扩大及经济实力增强。 (参见表17:“十二五”期间新疆第二产业“负债-权益”和“资产-权益”经济效益分析)从税收角度看,第二产业地税地税收入贡献度由46.35%上升到87.61%,反映出第二产业是推动新疆和兵团经济增长的“强力引擎”。(参见图3“十二五”期间新疆地税三次产业税收贡献度分析)

  图3数据来源:根据2009-2015年新疆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统计公报、2009-2015年兵团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统计公报、2009-2015年新疆自治区地方税务局统计数据计算

  第三产业从经济角度看, GDP比重、拉动力、贡献度也呈现不断上升趋势,GDP平均速度、平均贡献度分别是第二产业的2.22倍、1.02倍。从税收角度看,第三产业是第二产业累计地税地税收入的1.18倍、占总税收比重的1.18倍、平均增速的1.57倍、平均拉动力的1.55倍、平均贡献度的1.05倍和平均定基指数的0.378倍,第三产业地税收入所占比重逐渐超越第二产业,呈现明显的“X”型逆向变动态势。(参见图4:“十二五”期间新疆地税三次产业税收拉动力分析)

  图4数据来源:根据2011-2015年新疆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统计公报、2011-2015年兵团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统计公报、2011-2015年新疆自治区地方税务局统计数据计算

  综上所述,新疆和兵团经济增长动力、地税收入均由过去依赖第二产业为主向第三产业为主转变,第三产业支撑作用明显,从卡尔多增长定律(Caldo's law of growth)分析,经济结构变化,表明新疆和兵团经济抗系统性风险增强,经济发展质量和水平稳步提升,呈现良性发展态势。

  3.经济税收类型,作用不断增强

  (1)公有制经济是新疆经济税收发展的重要支柱

  从经济角度看,“十二五”期间,公有制经济GDP占主导地位,累计增加值10330亿元是非公有制经济GDP累计增加值3.01倍。从企业财务管理资产—权益比看,2011-2014年期间,国有企业增长0.922577倍,新疆地方企业增长最高达1.626561倍,大型企业资产增长最高达到1.448569倍,表明了新疆国有企业、大型企业资产规模持续壮大。例如:“十二五”期间,新疆进入中国500强企业由2家发展到4家,2家国有企业兵团建工和新疆天业首次进入。(参见表17:“十二五”期间新疆第二产业“负债-权益”和“资产-权益”经济效益分析)

  从税收角度看,“十二五”期间,新疆地税国有企业实际纳税户从1.08万户到1.46万户,增长0.38万户,增长35.19%,国有企业及国有控股的联营企业、股份公司、港澳台投资企业和外商投资企业累计完成地税收入占总收入比重35.59%,位居第一位,而非公有制经济中私营企业、个体经营、外资企业地税收入分别仅占8.32%、8.20%、9.79%。公有制经济与地税收入具有显著正相关关系(Positive correlation)(67.79%),大于非公有制经济与地税收入实正相关关系(Real correlation)(30.04%),说明公有制经济是新疆经济和地税税收增长的主要动力。

  (2)非公有制经济在新疆经济税收发展中最具活力

  从经济角度看,中小微企业数量增长快于大型企业,在新疆经济板块中的权重超过28.6%、年均增速高超过同期新疆经济增速6.4个百分点。从企业财务管理资产—权益比看,2011-2014年期间,新疆私营企业资产规模增长了1.299408倍,表明私营经济得到发展,资产、经营规模持续扩大。例如非公有制企业特变电工集团首次进入中国500强企业名单。

  从税收角度看,“十二五”末,新疆地税非公有制实际纳税人44.83万户,是公有制纳税人1.43万户的31.35倍。其中:地税私营企业实际纳税户从3.93万户增加到5.83万户,增长1.9万户,增长48.35%,是国有企业增速的1.37倍,表明了私营民营经济发展的蓬勃生机。非公有制中、小、微型企业(SMEs)的地税收入增速与企业发展速度具有高度正相关关系(Highly positive correlation),系数分别高达99.74%、95.77%、99.73%,远高于大型企业发展增速与地税收入增速具有的显著正相关关系(Significant positive correlation) 系数76.19%,说明中、小、微型企业是新疆、兵团经济和地税收入增长速度中的充满活力的力量。

  (3)中央企业对新疆经济税收发展发挥了重要作用

  中央企业发挥了重要作用,中央企业GDP累计增加值8740.6亿元,是新疆地方企业累计增加值1.74倍。中央企业经济发展增速与地税收入增速具有显著正相关关系(69.60%),明显高于新疆地方工业微正相关关系(Micro-positive correlation) 系数24.46%,反映出中央企业为新疆经济和地税税收增长发挥了重要作用。

  4.经济税收行业,发展更加多元

  (1)非石油行业发展迅速

  从经济角度看,“十二”期间,新疆和兵团行业结构发生较大变化。非石油经济比重由40%提高到60%以上,GDP累计增加值7478.6亿元是石油工业的1.12倍,GDP增长速度达到21.8%是石油工业的5.32倍。新疆产业调整步伐加快,以建筑业、房地产、金融、租赁和商务服务为代表的新兴行业表现抢眼,建筑业总产值增长3.26倍,占自治区GDP的比重增长3.15倍,房地产业成为新疆GDP新的增长点,金融业成为新疆GDP一大支撑,“十二五”末,从“中国金融中心指数”( CDI·CFCI)评测看,乌鲁木齐市金融综合竞争力首次排名发展到2015年末的全国第27名,有力推动了新疆区域经济发展和繁荣。 (表2:“十二五”期间新疆轻重工业、公有制非公有、中央地方、大中小企业与新疆地税收入相关性分析表(计算过程略)) 

表2:“十二五”期间新疆轻重工业公有制非公有中央地方大中小企业与新疆地税收入相关性分析

 

与地税收入相关性

轻工业

重工业

石油工业

非石油工业

公有制经济

非公有制经济

中央企业

地方工业

大型企业

中型企业

中小型企业

微型企业

22.31%

60.77%

31.36%

61.82%

67.79%

30.04%

69.60%

24.46%

76.19%

99.74%

95.77%

99.73%

  表2数据来源:根据2011-2015年新疆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统计公报、2011-2015年兵团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统计公报、2011-2015年新疆自治区地方税务局统计数据计算

  从税收角度看,地税行业税收增长呈现明显分化,反映了经济结构调整有效。非石油工业经济增速与地税收入增速具有显著正相关关系(61.82%),远大于石油工业的实正相关关系(31.36%),其中:建筑业、房地产业、金融业地税收入“十二五”末比“十一五”末增长分别为2.19倍、2.83倍、3.34倍,累计收入占比分别为21.49%、18.19%%、9.83%,平均增速分别为18.87%、29.09%、28.42%,以及税收平均贡献度、税收平均拉动力,均列全部行业前4名,说明新疆经济和地税税收结构转变明显。(参见表3,图5:“十二五”新疆全行业地税税收拉动力对比分析,图6:“十二五”新疆全行业地税税收贡献度对比分析)

  图5:数据来源:根据2009-2015年新疆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统计公报、2009-2015年兵团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统计公报、2009-2015年新疆自治区地方税务局统计数据计算

  

  图6:数据来源:根据2009-2015年新疆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统计公报、2009-2015年兵团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统计公报、2009-2015年新疆自治区地方税务局统计数据计算

  同时,“十二五”期末,公共管理和社会组织、租赁和商务服务业、卫生、社会保险和社会福利业、教育、居民服务税收增长定基指数分别为5.55倍、5.4倍、2.68倍、2.02倍,平均增速分别为48.91% 、41.88%、24.04%、20.36%,均名列全部行业前列。非石油行业地税收入高速发展,表明新疆经济的内生力量在壮大,经济转型取得一定成效,发展活力进一步增强。(参见图7:“十二五”新疆全行业地税税收定基指数发展趋势分析)

  图7数据来源:根据新疆2010-2015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统计公报、新疆自治区地方税务局统计数据计算

表3:“十二五”新疆地税分行业累计地税税收收入、占比、平均增速、税收平均拉动力、税收平均贡献度、增长倍数、增加额排序

项目

累计地税税收

收入排序

占全部税收收入

比例排序

平均增长

速度

税收拉动力

平均

税收平均

贡献度

税收定基指数

平均数

十二五末比十一五末

增长倍数

十二五末比十一五末

增加额

建筑业

7,635,871

21.49%

18.87%

0.0376

0.294164

2.086

2.19

874,304

房地产业

6,463,705

18.19%

29.09%

0.039824

0.288922

2.708

2.83

873,001

采矿业

5,469,491

15.39%

11.35%

0.021

0.190372

1.728

1.45

283,882

金融业

3,494,008

9.83%

28.42%

0.114421

0.178168

2.546

3.34

643,088

制造业

2,504,500

7.05%

5.70%

0.0044

0.00502

1.138

1.31

135,973

租赁和商务服务业

1,745,593

4.91%

41.88%

0.01522

-0.03077

3.002

5.4

511,722

居民服务和其他服务业

1,633,330

4.60%

18.17%

0.007734

0.01942

1.882

2.16

201,200

批发和零售业

1,385,107

3.90%

10.89%

0.026192

0.02901

1.572

1.54

95,592

交通运输、仓储及邮政业

1,240,984

3.49%

-7.36%

-0.00082

-0.09407

1.054

0.48

-121,776

公共管理和社会组织

771,066

2.17%

48.91%

0.006154

0.031452

3.612

5.55

194,161

其他行业

710,315

2.00%

5.00%

0.000222

0.06364

1.076

0.88

-15,309

电力、燃气及水的生产和供应业

646,252

1.82%

21.53%

0.0038

-0.00788

1.918

2.54

103,895

住宿和餐饮业

502,006

1.41%

6.14%

0.001352

-0.00012

1.362

1.29

21,114

科学研究和技术服务业

441,739

1.24%

 

0.018244

0.01544

#DIV/0!

93,390

信息传输、计算机服务和软件业

385,212

1.08%

-1.04%

0.000266

0.009272

1.262

0.82

-11,123

卫生、社会保险和社会福利业

166,661

0.47%

24.04%

0.001022

-0.00105

1.85

2.68

30,289

教育

122,460

0.34%

20.36%

0.003131

-0.00358

1.408

2.02

17,773

文化、体育和娱乐业

95,031

0.27%

7.69%

0.000294

0.001442

1.392

1.38

5,178

       表3:数据来源:根据新疆2010-2015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统计公报、新疆自治区地方税务局统计数据计算

  (2)重工业占据经济主体

  “十二五”期间,新疆重工业GDP累计增加值12553亿元是轻工业的10.32倍。其中:石油工业GDP累计增加值为6296.1亿元,名列第一。从资产—权益比看,2011-2014年期间,重工业资产扩张增长超过轻工业达1.370596倍。重工业发展增速与地税收入增速具有显著正相关关系(60.77%),远高于轻工业发展增速与地税增速的微正相关的关系(22.31%)。传统十大产业中化学工业(77.59%)、煤炭工业(74.43%)、钢铁工业(62.86%)发展增速与地税收入增速具有显著正相关关系。石油工业经济增速与地税收入增速具有实正相关关系(31.36%)。例如支柱行业采矿业(煤、原油、天然气等采掘)累计地税收入名列第3,“十二五增长1.45倍,累计收入占比15.39%、平均拉动力、平均贡献度均排列18个大行业中前5名居前列。从新疆跻身全国制造企业500强看,“十二五”期间,新疆由原来2家钢铁4家石化,发展到2015年1家电器制造(特变电工)、1家钢铁(新疆八钢)和1家化工(中泰化学),工业支柱形态发生转变。

  上述数据表明新疆经济和税收发展仍以重工占业为主,但经济形态不断改变,工业发展由单纯依靠石油工业转变为产业多元化,工业结构进一步优化。 

    5.区域经济税收,呈现积极变化

  (1)经济实力决定了税收能力大小

  生产力地区布局决定地税收入区域结构。“十二五”期间,新疆区域经济发展更加均衡,天山北坡经济带率先发展,发挥了区域经济的引领作用。

乌鲁木齐、阿克苏、昌吉州实际完成地税税收11869533万元、3302205万元、3013842万元,税收占比33.12%、9.21%、8.41%,税收增加额占比分别为34.81%、7.05%、9.27%,均名列前三名;平均产税率(Tax rate)以0.106、0.13、0.056,分列第2、1、9名。(参见图8-13)

  

  图8数据来源:根据2009-2015年新疆维吾尔自治区统计数据和2009-2015年新疆自治区地方税务局统计数据

  图9数据来源:根据2009-2015年新疆维吾尔自治区统计数据和2009-2015年新疆自治区地方税务局统计数据

  图10数据来源:根据2009-2015年新疆维吾尔自治区统计数据和2009-2015年新疆自治区地方税务局统计数据

  图11:“十二五”期间新疆各地州市实际完成占比,根据2009-2015年新疆维吾尔自治区统计数据和2009-2015年新疆自治区地方税务局统计数据计算

  图12数据来源:根据2009-2015年新疆维吾尔自治区统计数据,2009-2015年新疆自治区地方税务局统计数据计算

  图13数据来源:根据2009-2015年新疆维吾尔自治区统计数据,2009-2015年新疆自治区地方税务局统计数据计算

  (2)落后地区税收发展快于发达地区

  南北疆经济落后地区地税增速快于发达地区。“十二五”期间,南疆阿拉尔、克州、图木舒克、阿克苏、和田税收平均弹性分别以3.198、1.902、1.772 、1.748、 1.27排列各地州市前列并富有弹性,表明经济相对落后的南疆地区税收增速快于当地经济增速,其中阿拉尔、图木舒克、克州税收平均增速高达46.07%、41.81%和 35.52%,增长倍数分别为3.712倍、3.354倍、2.642倍,均高居前4位。阿勒泰、克州平均产税率(Tax rate)分别以0.106、0.084名列第3、第4,从税收数据折射出自治区党委政府对南北疆经济落后地区加大投资等经济政策成效显著,税收发展迅速。(参见表4,图14、图15)

 

表4:“十二五”期间新疆地税分地区税收实际完成数、平均产税率、平均税收拉动力、平均税收贡献度、平均定基指数(增长倍数)

累计完成数

平均产税率

平均税收拉动力

平均税收贡献度

平均定基指数(增长倍数)

乌鲁木齐

11869533

0.1060

0.057555

0.334361

1.976

克拉玛依

2730372

0.0700

0.008171

0.247862

1.474

石河子

1061494

0.0640

0.006527

-0.1641942

2.058

昌吉

3013842

0.0660

0.015302

0.0955304

2.018

哈密

1359132

0.0820

0.007574

-0.009913

2.132

伊犁州

2447091

0.0720

0.011606

0.2555622

1.998

塔城

1431993

0.0640

0.007278

0.0346698

2.038

阿勒泰

1078825

0.1060

0.003252

0.1928206

1.65

巴州

2658681

0.0560

0.010693

0.1692942

1.724

阿克苏

3302205

0.1300

0.013967

0.1178598

1.768

克州

327304

0.0840

0.002575

-0.1362462

2.642

喀什

1700824

0.0580

0.008829

0.0067172

2.06

和田

513136

0.0600

0.00293

-0.0733418

1.944

吐鲁番

989377

0.0800

0.003481

0.0322974

1.56

博州

484472

0.0480

0.002399

0.0300296

1.984

五家渠

358324

0.0400

0.00275

-0.0232804

3.286

阿拉尔

200712

0.0200

0.001685

-0.0216386

3.712

图木舒克

87772

0.0220

0.000758

-0.0247944

3.354

米东新区

159316

-0.00418

-0.0289372

北屯

61830

0.0280

0.000703

-0.0157158

铁门关

5293.00

0.0000

0.000132

-0.018946

  表4数据来源:根据2009-2015年新疆维吾尔自治区统计数据和2009-2015年新疆自治区地方税务局统计数据计算

  图15:数据来源:根据2009-2015年新疆维吾尔自治区统计数据和2009-2015年新疆自治区地方税务局统计数据计算

  图16:数据来源:根据2009-2015年新疆维吾尔自治区统计数据和2009-2015年新疆自治区地方税务局统计数据计算

  6.税种收入增长,结构得到优化

  (1)各税收入全面增长,主体税种收入贡献大

  营业税、个人所得税、企业所得税、资源税累计收入占比分别为36.56%、15.32%、10.64%、9.72%,分列第1-4位。地税平均拉动力分列第1、3、4、2位。营业税、企业所得税、资源税地税平均贡献度分列第1、3、2位。个人所得税增加反映了新疆居民收入的增加,印证了新疆居民收入增长及社会民生积极改善,发展经济学认为人均收入增长体现了经济发展水平。企业所得税增长反映出新疆企业效益不断增长。资源税反映出新疆资源丰富,以及资源税改革政策效应显著。(参见表5,图16、17)。

 

表5:“十二五”期间新疆地税各税种实际完成、累计占比、平均增速、平均定基指数(增长倍数)、平均贡献度、平均拉动力

项           目

实收数合计

累计实收占比

平均增速

平均定基指数

平均拉动力

平均贡献度

营业税

13103726

0.365602

0.13276

1.748

0.171822

0.699388

企业所得税

3815091

0.106443

0.163174

1.92

0.120551

0.198851

个人所得税

5489952

0.153173

0.162485

1.618

0.103229

-0.5304

资源税

3484315

0.097214

0.407616

1.762

0.078005

0.632635

城镇土地使用税

646361

0.018034

0.095044

1.33

0.057559

0.063977

固定资产投资方向调节税

0

0

0

0

城市维护建设税

2864767

0.079929

0.086958

1.406

0.050953

0.09016

印花税

595593

0.016617

0.208474

2.152

0.042681

0.057333

土地增值税

1185424

0.033074

0.34182

2.966

0.039589

0.101004

房产税

1050921

0.029321

0.168419

1.706

0.031449

-0.03249

车船税

426507

0.0119

0.321747

2.754

0.026691

-0.0357

烟叶税

216

6.03E-06

#VALUE!

0.366

0.023775

-1.4E-05

契税

1648115

0.045983

0.237473

2.164

0.023764

-0.14332

耕地占用税

1527660

0.042623

0.744244

7.84

0.014261

0.016921

  表5数据来源:根据2009-2015年新疆维吾尔自治区统计数据和2009-2015年新疆自治区地方税务局统计数据计算

  图16数据来源:根据2009-2015年新疆维吾尔自治区统计数据和2009-2015年新疆自治区地方税务局统计数据计算

   图17数据来源:根据2009-2015年新疆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统计公报、2009-2015年兵团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统计公报、2009-2015年新疆自治区地方税务局统计数据计算

  (2)税收结构持续优化,直接税收入增长突出

  直接税比重与经济发展水平高度相关。“十二五”期间,新疆地税所得税和财产行为税等直接税比重持续上升,由“十一五”末2010年的49.15%上升了10.08%个百分点,占比超过59.23%;营业税等间接税比重持续下降,下降了10.08%个百分点,占比仅为40.77%,从税收角度反映出税收资本化(Tax capitalization)增强,税负转化能力加强,税收调节收入分配的职能增强,说明新疆经济发展取得很大进步。

  以“十一五”末2010年收入为基期,从平均定基指数看,直接税增长依次为耕地占用税(7.84倍)、土地增值税(2.97倍)、车船税(2.75倍)、契税(2.16倍)、资源税(2.16倍),居前5位,而间接税企业所得税(1.92倍)居第7,个人所得税(1.62倍)列倒数第3。从平均增速看,直接税依次为耕地占用税(74.42%)、资源税(40.76%)、土地增值税(34.18%)、车船税(32.17%)、契税(23.75%),名列前5位;而间接税营业税(13.28%)、个人所得税(16.25%)、企业所得税(16.32%)等主体税种税收平均增速远低于直接税,列各税种倒数几位。反映出“十二五”期间,新疆地税各税种动态运行规律是以直接税财产行为税增长高为特征。(图18:“十二五”新疆地税分税种定基指数趋势,图19:“十二五”新疆地税分税种增长比例)

  图18:数据来源:根据2009-2015年新疆自治区地方税务局统计数据计算

  图19:数据来源:根据2009-2015年新疆自治区地方税务局统计数据计算

  从上图可以看出,耕地占用税增长速度一直处于高位,2012年达到最高1.686237,反映了新疆由第一产业农业耕地向城镇从事第二、第三产业从事非农建设而占用土地的快速增长,从一个侧面体现出新疆产业结构的快速变化,以及新疆城镇化率的快速发展。

  (二)经济税收政策推动了经济发展

  财政政策与经济稳定密切相关。“十二五”期间,新疆财政调控成效明显,落实积极的财政政策,扩大政府支出、结构性减税等政策措施,促进经济提质增效。

  1.经济政策推动经济发展

  (1)政府投资逐年扩大

  “十二五”期间,新疆地方财政支出累计16789.61亿元,“十二五”末比 “十一”末增长2.21倍,支出翻番。从2011年的2598.34亿元增加到2015年的4169亿元,年均增长12.09%,为新疆经济社会发展提供了坚实的财力保障。

  ①扩大政府投资

  新增长理论(New growth theory)认为投资水平是对经济增长重要的内生因素。 “十二五”期间,新疆和兵团累计固定资产投资分别是39593.56亿元和6779.88亿元,分别是“十一五”时期的3.4倍和5倍,投资增速与地税收入增速分别具有显著正相关关系(72.03%)和高度正相关关系(82.02%)。 2009-2014年,新疆投资每增长1%拉动GDP增长0.37%。萨缪尔森宏观经济学政府支出乘数(government  expenditure  multiplier)分析,政府对水利、公路、铁路、机场等重大基础设施项目和民生项目的投入,投资拉动经济增长特征明显。(参见表6:“十二五”期间新疆和兵团固定资产投资与新疆地税税收收入相关性分析)

 

表6:“十二五”期间新疆和兵团固定资产投资与新疆地税税收收入相关性分析

年份

新疆地税收入

税收环比增速

新疆固定资产投资亿元

新疆投资环比增长

兵团固定资产投资亿元

兵团投资环比增长

2011

557.6366

43.47%

4712.77

33.10%

683.51

52.50%

2012

655.7503

17.59%

6258.38

35.10%

1039.34

52.10%

2013

772.2995

17.77%

8148.41

30.20%

1509.9

45.30%

2014

802.0269

3.85%

9744.68

25.20%

1761.33

16.70%

2015年

796.4395

-0.70%

10729.32

12.00%

1785.8

1.40%

相关性分析

3584.1528

 

39593.56

72.03%

6779.88

82.02%

  数据来源:根据2011-2015年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统计公报、2011-2015年兵团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统计公报、2011-2015年新疆自治区地方税务局统计数据计算

  ②实施国家援疆

  党中央把长期援疆作为一项重大战略,是带动新疆经济增长的重要引擎。”十二五”期间,新疆获得中央转移支付力度名列全国前茅,对口援疆省市、中央和国家机关、中央企业在新疆和兵团实施产业援疆为经济发展注入了活力。新疆累计实施援疆项目5150个、到位资金580亿元,落实执行经济合作项目6003个、到位资金8809亿元。19个援疆省市经济合作项目6110个,到位资金累计9192.45亿元。兵团实施产业援疆项目2048个,到位资金1940亿元;与央企合作项目29个,完成投资274.75亿元。哈罗德-多马经济增长模型(Harold - Thomas economic growth model)认为,政府投资、资本转移、发展援助等措施有力促进了经济发展。

  ③积极改善民生

  “十二五”期间,新疆坚持“群众第一、民生优先、基层重要”的理念,连续5年实施“民生建设年”,年均增长17.5%,五年民生投入共11134亿元,占一般公共预算支出的70%以上。构建了“学有所教、病有所医、劳有所得、住有所居、老有所养”的公共财政服务保障体系,各族人民生活改善显著,5年间,新疆和兵团累计减少贫困人口分别为173.59万、9.2万人。开展“访惠聚”帮困扶贫等工作。世界银行经济学研究理论表明,直接对贫困人口提供卫生服务、教育、住房、环境卫生和充足的营养等,比加快经济增长速度或依赖于提高贫困户收入和生产率这些经济发展战略更直接地减轻绝对贫困。

  ④推进城镇建设

  城镇化是中央作为推动新疆跨越式发展路径和方法之一。“十二五”期间,新疆城镇化率从2011年的43.5%提高到47.23%,提高了4.73%,兵团城镇化率达到65%,实现了“十二五”达到60%规划目标。从新制度经济学派理论(New institutional economic school)分析,城市化变化是现代经济增长的具体体现。2009-2014年,新疆投资平均增速为28.92%,新疆投资每增长1%拉动GDP增长0.37%。(表:表7:2011-2015年新疆 城乡开发投资平均增长速度(亿元)略)

  (2)对外贸易增长迅速

  保罗.萨谬尔森国民经济增长核算理论(growth accounting)认为,对外贸易是一国或区域经济发展提供管理经济和加速经济增长的最有效途径。“十二五”期间, 新疆作为国家重大战略的“一带一路”,着力打造“五中心三基地一通道”丝绸之路核心区, “十二五”末,新疆外贸进出口总额196.78亿美元是“十一五”末进出口总额的1.15倍,年均增长2.98%。2011年,新疆地税统计新疆走出去企业投资10.58154亿美元,列全国所有省份对外投资第10名,体现出新疆国际贸易依存度(International Trade Dependence)总体上升,经济一体化程度不断提高,经济活力不断增强。

  (3)消费拉动明显提高

  ①增长动力转换加快

  从经济角度,消费的贡献持续升温。“十二五”期间,新疆和兵团社会消费品累计零售总额分别为11087.82亿元和9299.01亿元,与地税收入增长分别具有显著正相关关系(0.7556)和实正相关关系(0.3395)。(参见表8:十二五”期间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与新疆地税收入相关性分析)

  从税收角度,反映消费能力的批发和零售业“十二五”末比“十一五”末税收增长1.54倍,平均增速10.89%,地税平均拉动力(0.026192)、地税平均贡献度(0.02901),排列所有行业中的第4、7名,居前列。说明消费是拉动新疆经济发展和税收增长的重要动力。 

表8:十二五”期间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与新疆地税收入相关性分析

与地税收入变化相关性

新疆

兵团

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亿元

新疆消费与地税增长相关系数

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亿元

兵团消费与地税增长相关系数

11087.82

0.755605236

9299.01

0.339498964

  表8:十二五”期间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与新疆地税收入相关性分析,根据2011-2015年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统计公报、2011-2015年新疆自治区地方税务局统计数据计算

  ②价格因素对地税收入有一定影响

  “十二五”期间,新疆地税收入增速与居民消费价格、食品价格、农业生产资料价格、原材料、燃料、动力购进价格增速,工业品出厂价格、固定资产投资价格与地税税收增长具有高度正相关关系相关系数均大于0.8,说明价格变动是地税税收增长率的影响因素之一。价格上升使各种定额税前扣除的实际价值降低,提高个人的应纳税额,个人所得税累进税率档次爬升,增加个人所得税。同时,销售收入增加带来流转税和企业所得税增长,也增加了企业成本,降低企业所得税。(参见表9:“十二五”期间价格因素与新疆地税收入相关性分析)

  从财政政策(fiscal policy)分析,新疆和兵团实施扩大政府支出、增加投资、消费增加等积极财政政策,对宏观经济产生乘数效应,带动经济增长等。

 

表9:“十二五”期间价格因素与新疆地税收入相关性分析

与地税收入变化相关性系数

居民消费价格

其中:食品价格

工业品出厂价格

原材料、燃料、动力购进价格

农业生产资料价格

固定资产投资价格

96.29%

94.11%

93.41%

94.04%

95.80%

93.23%

   表9:“十二五”期间价格因素与新疆地税收入相关性分析,根据2011-2015年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统计公报、2011-2015年新疆自治区地方税务局统计数据计算

  2.税收政策助推经济发展

  税收政策增加或减少税收引起的国民收入变动形成税收乘数效应(tax multiplier),影响和控制经济运行、经济结构和企业行为,改变了地税收入运行规律。税收政策改变,调整了计税的深度,带来税收收入政策型(Tax policy type increase)、制度型(Increased tax system)和税率型(Tax rate increase.)增加或减少。

  (1)实行重大税制改革

  税收政策和制度改变促进了新疆地税税收变化。

  一是税收政策,2010年,根据国务院新疆工作座谈会,新疆率先进行资源税从价计征机制改革等。

  二是税制改革,新疆按照国务院、国家税务总局总体部署,全面开展稳增长、调结构的营改增重大改革。营业税税收拉动力、税收贡献度急剧下降,分别达到最低-0.026604和-0.691157。 “十二五”期间,新疆地税营业税累计减免额为214,427万元,占总免额比例为36.67%,减免额居全部税种的第二位。营改增有力地促进了新疆经济转型升级,深化了供给侧结构性改革。

  (2)实施多层次减税

  减税是扩张性、膨胀性财政(expansion fiscal policy),多层次的结构性减税是增长性财政政策的重要工具,是税收激励的一种重要政治手段。税收变动与国民收入呈反方向变化。税收增加,国民收入减少,税收减少,则国民收入增加。“十二五”期间,新疆地税积极贯彻落实各项税收优惠政策。(参见表10:“十二五”期间新疆地税税收优惠政策汇总分析)

  一是从减免税额看,“十二五”期间,新疆地税减免税额从68,350万元扩大到192412万元,增加了2.85倍,累计落实各项税收优惠584,775万元,年均增长34.04%,占累计地税收入总量比重1.63% 。经合组织(OECD)2010年经济学研究理论表明,企业所得税、个人所得税、消费税、财产税是依次对经济增长影响最大的税种,减税有利于经济发展。5年间,新疆地税共减免企业所得税225,517万元、个人所得税5,624万元、财产税93808万元,分别占总免税额比例为38.56%、0.96%、16.04%,有力地促进新疆经济社会发展。

 

表10:“十二五”期间新疆地税税收优惠政策汇总分析

类型

主要税收优惠政策

经济和税收效应

一、税收政策维护经济平稳发展

《财政部国家税务总局关于支持公共租赁住房建设和运营有关税收优惠政策的通知》(2010年9月27日财税〔2010〕88号通知)。

促进房地产市场平稳健康发展,坚决遏制城市房价过快上涨等问题。

二、税收政策促进国民收入增长

贯彻落实新的《中华人民共和国车船税法》,贯彻落实《财政部国家税务总局关于对外资企业征收城市维护建设税和教育费附加有关问题的通知》(2010年12月2日新地税函〔2010〕495号通知转发)。

扩大征税范围,税收制度型增加。

财政部国家税务总局关于印发《新疆原油天然气资源税改革若干问题的规定》的通知》(2010年7月5日新财法税〔2010〕22号通知转发);

财政部、国家税务总局《关于石油天然气生产企业城镇土地使用税政策的通知》(财税[[2015]76号)文件;

《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实施〈城镇土地使用税暂行条例〉细则》自治区人民政府颁布197号政府令。

调整计税方式,税收政策型增加。

落实《中华人民共和国车船税法》。

调高税率,税收税率型增加。

三、税收政策促进产业结构升级

贯彻落实《关于印发《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促进股权投资类企业发展暂行办法》的通知》(自治区人民政府2010年8月25日新政办〔2010〕187号)。

促进在疆投资,鼓励吸引股权投资企业和个人投资者到新疆投资和滚动发展。

1、促进第一产业农业发展。

《关于促进农产品加工业发展有关财税政策的通知》(自治区人民政府2010年9月21日新政发〔2010〕105号);

贯彻落实《财政部国家税务总局关于农村金融有关税收政策的通知》(2010年5月13日财税〔2010〕4号通知)等文件。

促进第一产业农业产业发展。

2、促进第二产业工业发展。

落实《关于加快自治区纺织业发展有关财税政策的通知》(自治区人民政府2010年9月19日新政发〔2010〕99号)规定。

促进第二产业工业发展。

3、促进第三产业服务业发展

促进旅游业发展。落实《关于促进我区旅游业发展的财税政策的通知》(自治区人民政府2010年11月11日新政发〔2010〕116号);

促进科技企业发展,颁布《关于落实转制科研机构税收优惠政策的通知》(2011年11月1日新地税发〔2011〕235号发通知)。

促进第三产业服务业发展

4、促进新疆对外贸易发展

贯彻落实《关于促进我区出口生产企业发展的税收政策的通知》(自治区人民政府2010年11月10日新政发〔2010〕117号)。

促进对外贸易

四、税收政策促进区域均衡发展

深入实施西部大开发战略。贯彻落实党中央、国务院关于深入实施西部大开发战略的精神,执行《国家税务总局关于深入实施西部大开发战略有关企业所得税问题的公告》(2012年4月6日国家税务总局2012年第12号公告)等文件。

推进新疆区域发展。

扶持困难地区重点鼓励发展产业。贯彻落实《财政部 国家税务总局 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 工业和信息化部关于公布新疆困难地区重点鼓励发展产业企业所得税优惠目录(试行)的通知》(2011年8月26日财税〔2011〕60号通知)

推进新疆展困难地区经济区域发展。

支持经济特区。贯彻落实《财政部 国家税务总局关于新疆喀什霍尔果斯两个特殊经济开发区企业所得税优惠政策的通知》(2011年11月29日财税〔2011〕112号通知)。

推进新疆喀什霍尔果斯两个特殊经济开发区发展

五、税收政策促进中小微企业、重点群体就业及个体发展发展

自治区人民政府颁布《关于促进中小企业发展的实施意见》

促进中小企业发展。

颁布《关于进一步明确就业和再就业个体税收优惠政策若干问题的通知》(2010年8月3日新地税发〔2010〕181号通知)。

促进就业及个体经济发展。

贯彻落实《财政部 国家税务总局关于小型微利企业所得税优惠政策有关问题的通知》(2011年11月29日财税〔2011〕117号通知)。

促进中小微企业发展。

贯彻落实《财政部国家税务总局关于暂免征收部分小微企业增值税和营业税的通知》(财税[2013]52号)。

《国家税务总局关于小微企业免征增值税和营业税有关问题的公告》(国家税务总局公告2014年第57)。

贯彻《财政部 国家税务总局关于进一步支持小微企业增值税和营业税政策的通知》(财税[2014]71号)。

财政部、国家税务总局联合发文,对小型微利企业企业所得税优惠政策。

颁布《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地方税务局、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厅关于落实新党发〔2010〕18号文件有关地方税收若干具体实施意见的通知》(2011年3月2日新地税发〔2011〕71号通知)

实施扶贫帮困

  表10:“十二五”期间新疆地税税收优惠政策汇总分析,根据2009-2015年新疆地税政策汇编汇总分析

  二是从宏观税负看,第二产业从2011年的0.0085下降到2015年的0.0053,第三产业从0.0145下降到2015年的0.0101,均呈现下降趋势。(参见图20:“十二五”新疆地税三次产业地税宏观税负变化)

  图20:数据来源:根据2009-2015年新疆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统计公报、2009-2015年兵团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统计公报、2009-2015年新疆自治区地方税务局统计数据计算

  经济学家明茨(Mintz)认为,减税有利于消费,有利于鼓励投资,有利于促进就业等。

  (三)征管效能增强确保了税收增长

  强化税收征管,加大打击偷、逃税的力度,带来的税收管理型增加(Increased tax administration.)。

  1.从税源质量分析,税收征管质量较高

  各地地税收入还取决于课税能力以及征税努力程度。选取新疆各地区历年主营业务收入、本年应交增值税、产值利税率、城镇人均工资收入、农村人均收入 、工程结算收入、利润总额、资金利税率等几十因素构建新疆各地州市税源效能位差(税源实力和征管效能模型)(Tax Source Strength and Taxation Efficiency Model),分析对比新疆各地纳税能力与实际征管效果。(参见表11,图21:2012-2014年新疆各地州(市)税源质量综合指数与实际完成地税收入对比分析)

 

表11:2012-2014年新疆各地州(市)税源质量综合指数与实际完成地税收入对比分析模型

年代

2012年

2013年

2014年

地 区

税源综合指数

实际完成税收(单位:十亿)

税源综合指数

实际完成税收(百亿)

税源综合指数

实际完成税收(百亿)

乌鲁木齐

3.51

1.779221

4.067943

2.630207

3.8529186

2.693319

克拉玛依

2.05

0.408457

2.120997

0.577186

1.9518295

0.607452

吐鲁番

0.68

0.161427

0.679664

0.209568

0.5123687

0.19931

哈密

0.64

0.204267

0.605544

0.277701

0.6928705

0.307106

昌吉

1.02

0.454377

1.096496

0.65939

1.2675413

0.695765

伊犁州直属

0.85

0.376989

0.863399

0.536495

0.8185583

0.585195

塔城

0.67

0.241513

0.588246

0.304009

0.6161436

0.309074

阿勒泰

0.86

0.162247

0.69625

0.254667

0.6454445

0.234638

博州

0.53

0.071563

0.404315

0.104564

0.4427278

0.118651

巴州

2.14

0.428781

1.932895

0.562669

2.1661884

0.578491

阿克苏

1.05

0.58462

0.925903

0.697567

0.8188834

0.692467

克州

0.38

0.044011

0.28778

0.068018

0.2916221

0.065658

喀什

0.64

0.245032

0.684622

0.383239

0.6016583

0.390097

和田

0.46

0.070973

0.367368

0.103298

0.3106071

0.115342

石河子

0.72

0.136427

0.571186

0.212783

0.7254003

0.247968

阿拉尔

0.5

0.0274

0.298811

0.037194

0.6823312

0.04911

图木舒克

0.44

0.010671

0.37648

0.016477

0.3254806

0.020622

五家渠

0.5

0.047754

0.337596

0.07396

0.7070353

0.092329

  表11:2012-2014年新疆各地州(市)税源质量综合指数与实际完成地税收入对比分析模型,根据2012-2015年新疆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统计年鉴和2012-2015年新疆地税统计数据计算

  图21:“十二五”期间,新疆各地实际完成地税收入变动曲线与各地税源综合质量对比分析。

  从上述反映出 “十二五”期间,新疆各地州市实际完成地税收入与各地税源质量曲线变动高度吻合,反映出经济是决定各地地税收入能力的决定因素,各地税收征管力度、税收政策等因素对当地地税收入非根本影响因素。同时,反映出新疆地税各级地税机关征管力度加强。

  2.从宏观税负分析,税收征管力度增强

  (1)经济税收总体协调,宏观税负保持稳定

  稳定税负是税收政策的核心问题,对保证政府履行其职能所需的财力,发挥税收的经济杠杆作用有着重要意义。“十二五”期间,新疆和兵团合计GDP环比增速17.71%、13.32%、12.89%、9.20%、2.28%逐年降低,新疆地税宏观税负分别为7.39%、7.54%、7.73%、7.29%和7.07%逐年降低,经济增速和税负均呈现先高后低。德国著名的财税学家阿道夫·瓦格纳(Adolf Wagner,1835~1917)认为税收收入应保持弹性,随经济变化而变化。反映出新疆地税税负与经济动态关系呈现紧密性和灵活性,发挥抵消经济波动 “主动稳定器”(Automatic stabilizers)的作用。

  (2)税收稽查指数辅助评价税收征管质效

  “十二五”期间,新疆地税稽查部门以税收专项检查、重点税源企业检查、查处税收违法案件为重点。查补入库地税收入从7.11亿元上升到26.8亿元,稽查收入占总税收收入比例从1.28%上升到3.36%,稽查收入定基指数增加了3.77倍,查补增速呈现2012年74%、2014年94.35%两个峰值波动,主要是扩大稽查面分别为1,358户和1,837户、查办百万元以上大案增多分别是48起和92起。从Allinghamt和 Sandrno逃税A-S模型分析,税务部门提高税收检查率与处罚率,有效防范纳税人的逃税行为,反映出新疆地税系统征管力度提升明显。(参见表12,图22:“十二五”期间新疆地税稽查查补收入、增长比例及定基指数)

  表12:“十二五”期间新疆地税稽查查补收入、增长比例及定基指数(省略)

 

  图22:2011-2015年新疆地税稽查收入、增长比例和稽查收入定基指数图,据新疆自治区地税局稽查数据统计计算。

  (3)推进税务行政审批改革

  从最优税制实证理论(An Empirical Study on the Optimal Tax System)分析,简化税收,有利于提高纳税人遵从度。“十二五”期间,新疆地税积极推进税务行政审批制度改革, 取消并清理一批文件和制度、下放取消48项审批项目、简化或优化发票验销、定额核定等25个涉税事项、简并取消表证单书83项,减轻办税负担等措施,产生了降低了执法风险和促进税收遵从的法治效应;推动纳税服务升级和规范的服务效应;实施备案管理、优化申报管理、加强风险管理、强化信用管理的管理效应;激发市场活力的积极经济效应。“十二五”期间,新疆地税国有、私营、股份、个体、集体、外资、港澳台各种经济类型实际纳税户从44.53万户增长到53.11万户,增长19.27%,5年增加了14.89万户实际纳税人。

二、新疆经济税收发展中存在的问题

  (一) 多种因素,经济发展压力增大

  1.经济增速换档下行

  从经济角度分析。“十二五”期间,受到国内外经济相互溢出效应(Spillover Effect)影响,新疆和兵团经济放缓下行压力加大。从全国经济背景看,全国GDP增速从2010年的10.6%下降到2015年的6.9%,新疆和兵团GDP环比增速也从17.71%降到2.28%。“十二五”末新疆人均总值跨上5000美元大关,但仍然低于全国人均8016美元,相差3016美元,未能实现“十二五”新疆人均生产总值达到全国平均水平的目标。新疆和兵团GDP第一产业拉动力、贡献度、比重均呈现增长平缓和不断下降的态势。第二产业拉动力、贡献度均不断下降。“十二五”末,虽然新疆第三产业服务业增加值最高达到45.05%,但仍低于50.5%的全国平均水平。(参见表13:十二五”期间新疆和兵团GDP增加值、拉动力、贡献度和比重变化分析)

 

表13:“十二五”期间新疆和兵团GDP增加值、拉动力、贡献度和比重变化分析

新疆

兵团

项目

增加值比重

拉动力

贡献度

比重

增长速度

拉动力

贡献率

比重

第一产业

17.32%下降到16.72%

从20.95%下降到16.80%

从17.32%下降到16.72%

从50.04%下降到38.23%

从7.6%下降到6.9%

从2.70%下降到1.70%

从17.20%下降到13.80%

从33.82%下降到22.12%

第二产业

从60.51%下降到38.48%

从50.04%下降到38.23%

从30.50%下降到15.50%

从10.40%下降到7.30%

65.00%下降到2015年的59.30%

  表13数据来源:根据2011-2015年新疆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统计公报、2011-2015年兵团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统计公报计算

  从税收角度分析。“十二五”期间,全国税收增速从22.6%下降到6.6%连续3年处个位数,增速不及GDP,新疆地税收入增速也从43.47%下降到-0.70%增速持续下降;产税率从7.39%下降到7.07%持续下降;宏观地税弹性系数从2.45下降到-0.31,地税税收从富有弹性到缺乏弹性,地税税收超经济增长态势到慢于经济增长;主体税种平均增速如营业税、个人所得税、企业所得税分别以13.28%、16.25%、16.32%列各税种倒数几位;区域地税税收减收面从2014年阿勒泰、阿克苏、克州、吐鲁番4个单位扩大到2015年的乌鲁木齐、昌吉等10个地区, 减收税收从37747万元增加到243041万元,减收额扩大6.44倍,从侧面反映经济下行、各地经济效益不好的状况。

  2.经济禀赋发展滞后

  从经济角度分析。一是从区域经济发展水平看,罗德里克和苏布拉马尼亚姆(Rodrik AND Subramanian,2008)指出一个国家或地区的历史轨迹、地理、政治经济和其他起始条件的差异,决定了其经济发展水平。从历史至今,新疆面临“胡焕庸线Hu Huanyong line的限制或者挑战”, 存在生态胁迫、城市稀疏、水平落后等经济发展条件薄弱等问题。“十二五”期间,新疆GDP平均增速虽然处于第一梯队的省区(直辖市)中,但平均增速分列第11位,西部省区中仅高于青海、甘肃、宁夏三省区,“十二五”末,新疆是12个省份未完成预期GDP增速目标的省份之一。人均GDP均低于全国平均水平,GDP全国省市排名始终是第25位,在全国属于追赶型经济体(Catch-up economy),在发展“竞赛”中落后。缪尔达尔(Myrdal,1963)累积因果理论认为经济和社会力量导致有利地区的累积性扩张。2014年新疆有贫困人口261万,贫困发生率接近21%,是全国5个贫困发生率超过15%省区之一。从发展经济学(英)A.P.瑟尔沃(A.P.Thirlwall)理论分析,南疆喀什、和田、克孜勒苏三地州,具有农村存在大量就业不足、隐蔽性失业,人口增长迅速等“贫困适应”(Poverty adaptation)、贫困持久化(Poverty persistence )等典型特征,亚洲开发银行的菲利普和哈斯(Felipe and Hasan,2006)经济学研究理论认为失业和贫困是社会不稳定、动荡的主要原因。(参见表14:2009-2014年新疆城镇失业情况)

 

表14:2009-2014年新疆城镇失业情况(万人)

年份

2009

2010

2011

2012

2013

2014

2015

城镇人口

860.21

961.67

981.98

1006.93

1058.91

失业率

3.8%

3.2%

3.2%

3.4%

3.4%

3.17%

4%以内

失业人口

32.69

30.77

33.39

34.24

33.57

  表14数据来源:2009-2014年新疆国民经济发展公报

  二是从居民人均收入角度看。“十二五”末期,新疆城镇居民和农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分别低于全国平均水平4920.34元、1996.92元。2015年度全国城镇居民可支配收入与农村居民可支配收入倍差为2.73,而新疆城乡倍差为2.79,差距均高于全国水平。从发展经济学分析,南疆乡镇经济发展滞缓,工业化程度低,农村劳动力观念落后,语言交流障碍,工业意识缺乏等影响了提高南疆地区个人收入。

  从税收角度分析。依据均衡发展理论分析,在市场经济力量的作用下,新疆的资金、劳动力、技术等向发达地区流动的极化效应(Polarization effect)往往超过中东部向新疆扩展效应(Expansion effect),使新疆发展更加缓慢。“十二五”期间,从经济类型看,内资企业累计完成地税收入占比90.21%,外资企业仅占9.79%, 其中:港澳台投资企业仅占总收入比重0.51%,外商投资企业仅占1.08%,反映出外商投资很少。

  3.地域发展差距扩大

  从经济角度分析。从经济集聚规模因素分析,新疆城镇化受自然环境条件、地理位置和知名度,经济基础,以及文化教育水平、观念、开放程度、生活条件、人员素质和生态环境的承受能力等因素影响。“十二五”末期,新疆城镇化率仅为47.23%,并没有达到“十二”规划48%的目标,低于全国平均水平8.87%。新疆南疆三地州城镇化率不足30%。

  从税收角度分析。一是地税收入能力(Taxable Capacity)差距大,乌鲁木齐、阿克苏、昌吉税源综合指数、地税收入总额、完成地税收入占比、税收拉动力等较高;南疆和田、克州、阿拉尔、图木舒克、铁门关从完成地税收入占比、税收增加额占比、平均产税率、平均税收贡献度、平均税收拉动力看,均排列在后。(参见表15:“十二五”期间各地州市地税税收实际完成、实际收入占比、税收增加额、税收增加额占比、税收平均增长速度、平均产税率、平均税收贡献度、平均税收拉动力)

 

表15:“十二五”期间各地州市地税税收实际完成、实际收入占比、税收增加额、税收增加额占比、税收平均增长速度、平均产税率、平均税收贡献度、平均税收拉动力

税收实际收入合计

实际完成地税收入占比

税收增加额

税收增加额占比

税收平均增长速度

平均产税率

平均税收贡献度

平均税收拉动力

乌鲁木齐

11869533

33.12%

1474911

34.81%

18.39%

0.1060

0.334361

0.057555

克拉玛依

2730372

7.62%

182113

4.30%

9.01%

0.0700

0.247862

0.008171

石河子

1061494

2.96%

202281

4.77%

24.58%

0.0640

-0.1641942

0.006527

昌吉

3013842

8.41%

392689

9.27%

19.47%

0.0660

0.0955304

0.015302

哈密

1359132

3.79%

194309

4.59%

21.86%

0.0820

-0.009913

0.007574

伊犁州

2447091

6.83%

290832

6.86%

18.21%

0.0720

0.2555622

0.011606

塔城

1431993

4.00%

166683

3.93%

19.20%

0.0640

0.0346698

0.007278

阿勒泰

1078825

3.01%

51752

1.22%

9.17%

0.1060

0.1928206

0.003252

巴州

2658681

7.42%

236460

5.58%

13.35%

0.0560

0.1692942

0.010693

阿克苏

3302205

9.21%

298581

7.05%

14.18%

0.1300

0.1178598

0.013967

克州

327304

0.91%

80558

1.90%

35.52%

0.0840

-0.1362462

0.002575

喀什

1700824

4.75%

234274

5.53%

20.37%

0.0580

0.0067172

0.008829

和田

513136

1.43%

87484

2.06%

21.88%

0.0600

-0.0733418

0.00293

吐鲁番

989377

2.76%

64519

1.52%

10.46%

0.0800

0.0322974

0.003481

博州

484472

1.35%

66751

1.58%

19.54%

0.0480

0.0300296

0.002399

五家渠

358324

1.00%

82925

1.96%

37.96%

0.0400

-0.0232804

0.00275

阿拉尔

200712

0.56%

47659

1.12%

46.07%

0.0200

-0.0216386

0.001685

图木舒克

87772

0.24%

23603

0.56%

41.81%

0.0220

-0.0247944

0.000758

米东新区

159316

0.44%

29898

0.71%

#DIV/0!

0.0280

-0.0289372

-0.00418

北屯

61830

0.17%

23487

0.55%

#DIV/0!

0.0000

-0.0157158

0.000703

铁门关

5293

0.01%

5293

0.12%

-0.018946

0.000132

35841528

4237062

  表15数据来源:根据2009-2015年新疆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统计公报、2009-2015年兵团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统计公报、2009-2015年新疆自治区地方税务局统计数据计算

  二是税收效益(Tax benefit)差距大。例如2013年,万元GDP产税量,最高地区阿克苏与最低地区阿拉尔相差7.56倍;人均地税收入,克拉玛依市是和田地区的39倍;税收密度(万元/平方公里),石河子与最低地区和田的1095.28倍。反映出各地税源质量差距很大,地税收入分布差异程度很大,地方政府提供公共产品和公共服务的能力和水平差距很大。

  三是税收保障(Tax protection)程度不平衡,人均地税收入在各地分布不均匀,公共服务均等化的税收保障程度逐年减弱,地域之间差距在加大,地区间税收保障程度总体失衡。(参见表16:2010-2013年新疆地税各地人均地税收入方差系数与人均GDP方差系数对比表)

 

表16:2010-2013年新疆地税各地人均地税收入方差系数与人均GDP方差系数对比表

地区

2010年人均GDP

2010人均GDP方差系数

2010标准差

2010人均税收(元/人)

2010人均地税收入方差系数

2010标准差

2013人均GDP

2013人均GDP方差系数

2013标准差

2013人均税收(元/人)

2013人均地税收入方差系数

2013标准差

乌鲁木齐

42150.55

1398564054.51

37397.38

3866.68

4246198.37

2060.63

93095.42

5367414952.26

73262.64

8384.89

13526822.56

3677.88

克拉玛依

181633.11

9474.03

298635.41

16194.75

石河子

33400.00

2711.62

54838.71

2843.84

昌吉州

38989.44

2093.20

67042.29

4128.91

哈密

28993.71

2227.22

55519.92

4012.32

伊犁州直

16532.08

988.01

23375.15

1619.60

塔城

28385.55

1152.10

44121.02

2534.09

阿勒泰

22354.36

2168.94

31368.71

3021.68

巴州

49902.54

2412.33

73979.78

3405.24

阿克苏

25572.71

1574.62

21794.82

2553.48

克州

7229.85

471.02

13610.42

1031.18

喀什

9744.00

415.13

14870.04

756.78

和田

4993.63

262.30

7723.46

415.13

吐鲁番

29758.51

2036.27

42731.49

2780.47

博州

28910.48

1099.40

37151.70

1901.44

五家渠

34464.17

2352.10

220507.17

7519.74

阿拉尔

35701.00

370.34

112540.19

1742.87

图木舒克

16606.35

286.68

52631.58

904.32

北屯

#DIV/0!

#DIV/0!

铁门关市

#DIV/0!

#DIV/0!

  表16数据来源:根据2009-2015年新疆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统计公报、2009-2015年兵团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统计公报、2009-2015年新疆自治区地方税务局统计数据计算

   说明:2010-2013年新疆地税人均税收离散系数从4246198.37上升到13526822.56,人均税收标准差从2060.63上升到3677.88,说明新疆地税人均地税收入在各地分布不均匀,公共服务均等化的税收保障程度逐年减弱,地域之间差距在加大。2010、2013人均地税收入的方差系数2060.63和3677.88分别低于人均GDP的方差系数37397.38和73262.64,表明新疆税收地区差异程度明显小于经济差异程度,反映出地区间税收保障程度总体失衡。

  4.产业行业发展落后

  (1)从经济角度

  科学合理的三次产业结构取决于当地的资源禀赋、经济基础、市场环境、人才素质等多种综合因素。从赫芬达尔-赫希曼指数(Herfindahl-Hirschman Index) 产业集中度分析,新疆多数企业的资本、管理、营销、人才等核心资源在内的整体实力综合实力弱,无强势品牌,行业市场集中度低等。“十二五”末,新疆三次产业结构为的1:2.29:2.7,与同期全国三次产业结构1:4.51:5.61相比,第二产工业低于全国水平2.22个百分点,第三产服务业低于全国水平2.91个百分点,反映出新疆的落后,产业结构不合理,不协调的产业矛盾依然突出。

  从财务管理负债—权益比(Debt - equity ratio)看,2011-2014年期间,新疆工业企业负债—权益比总体逐年增加,从2011年的1.018069扩大到2014年的1.702968,增长了1.67274倍,并且高于2014年全国企业的负债—权益比1.6,最主要表现从新疆传统支柱产业看地方企业扩大到2.047524倍、重工业扩大到1.77224倍,大型企业扩大到2.0657017倍,说明新疆企业自有资本不足、企业债务扩大偿债能力下降、财务状况恶化风险增大,经营困难和活力下降,处理不好会引发局部性甚至系统性的金融风险,以及因企业债务危机破产而引发的失业等社会问题。如2014年,阿克苏宝钢八钢钢铁,2014年亏损9.17亿,企业半停产,职工大半下岗等。同时,从税务管理学角度分析,企业经营困难等必然导致纳税遵从风险增大,清理欠税难度加大。(参见表17:“十二五”期间新疆第二产业“负债-权益”、“资产-权益”经济效益分析)

 

表17:“十二五”期间新疆第二产业“负债-权益”、“资产-权益”经济效益分析

项 目

负债-权益

资产-权益  

 2011年

 2014年

 增长倍数

 2011年

 2014年

增长倍数

总 计

1.018069

1.702968

1.6727432

2.034761

2.704292

1.329047

按登记注册类型分

负债-权益

资产-权益  

 2011年

 2014年

 增长倍数

 2011年

 2014年

增长倍数

内资企业

1.011584

1.714037

1.694409

2.028381

2.715365

1.338686

国有企业

1.727601

1.550463

0.8974659

2.764572

2.550531

0.922577

地方企业

1.556723

3.187428

2.0475242

2.574591

4.18773

1.626561

#自治区属企业

1.187454

2.231176

1.8789578

2.194446

3.231177

1.472434

地区(州、市)属企业

4.546487

9.872549

2.1714676

5.577088

10.87506

1.949953

县(市)属企业

2.217583

2.106432

0.9498774

3.295896

3.106459

0.942523

集体企业

1.187948

1.059617

0.8919725

2.272258

2.05962

0.90642

#自治区属企业

1.163007

1.956699

1.6824482

2.352386

2.956708

1.256897

地区(州、市)属企业

0.349498

2.51885

7.2070513

1.349542

3.51885

2.60744

县(市)属企业

0.646677

0.367801

0.5687553

1.68223

1.367801

0.813088

镇属企业

1.774125

0.664316

0.3744471

2.774125

1.664316

0.599943

股份合作企业

1.677726

#DIV/0!

#DIV/0!

2.71019

#DIV/0!

#DIV/0!

联营企业

4.034857

0.991332

0.245692

5.380316

1.991332

0.370114

国有与集体联营企业

28.26302

#DIV/0!

#DIV/0!

29.26302

#DIV/0!

#DIV/0!

其他联营企业

5.757489

0.991332

0.1721813

6.757489

1.991332

0.294685

有限责任公司

1.557463

2.61121

1.6765792

2.601245

3.612839

1.388888

#国有独资公司

1.196625

2.048576

1.7119616

2.246383

3.048647

1.357136

其他有限责任公司

1.652527

2.752287

1.665502

2.694735

3.754306

1.3932

股份有限公司

0.64189

0.912137

1.4210176

1.643271

1.912137

1.163616

私营企业

1.2235

1.912593

1.5632145

2.245539

2.917871

1.299408

#私营独资企业

1.477195

1.850093

1.2524365

2.503945

2.850093

1.138241

私营合伙企业

0.931173

1.708434

1.8347117

1.943898

2.708454

1.393311

私营有限责任公司

1.544545

2.081271

1.3474978

2.57613

3.088519

1.198899

私营股份有限公司

0.858719

1.454905

1.6942737

1.870086

2.454928

1.312735

港、澳、台商投资企业

1.39258

1.411462

1.013559

2.39342

2.411905

1.007723

外商投资企业

1.413995

1.055361

0.7463683

2.42916

2.056712

0.846676

按轻、重工业分

负债-权益

资产-权益  

 2011年

 2014年

 增长倍数

 2011年

 2014年

增长倍数

轻工业

1.596757

1.801885

1.1284654

2.67118

2.803046

1.049366

重工业

0.954755

1.692058

1.7722431

1.96513

2.693399

1.370596

采掘工业

0.705311

1.179515

1.6723332

1.709618

2.180812

1.275614

原料工业

1.208608

2.073383

1.7155132

2.227572

3.074308

1.380116

加工工业

1.080101

1.768222

1.6370895

2.086602

2.770765

1.327884

按企业规模分

负债-权益

资产-权益  

 2011年

 2014年

 增长倍数

 2011年

 2014年

增长倍数

大型企业

0.733116

1.514399

2.0657017

1.735801

2.514428

1.448569

中型企业

1.309535

1.995216

1.5236065

2.339353

2.995901

1.280654

小型企业

1.625861

1.938028

1.192001

2.674045

2.941113

1.099874

  表18数据来源:根据2009-2015年新疆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统计公报、2009-2015年兵团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统计公报、2009-2015年新疆自治区地方税务局统计数据计算

  从税收拉动力看,第一产业地税由0.09%降低到-0.003%;第二产业由23.6%降低到-3.97%;第三产业由27.22%降低到-0.56%。代表行业房地产业税收拉动力呈现“M”型,从2013年0.0691一直下降到2015年的-0.025679。金融业税收拉动力呈现“M”型,2015年下降到0.004341。

  从税收贡献度看,第一产业由0.18%降低到0.07%,第三产业贡献度由53.47%降低到12.32%,第三产业代表行业金融业税收平均贡献度0.178168,呈现“Λ”,2015年,急剧下降到-0.09591。

  从税收占比重看,第二产业地税也由51%下降到43%。

  从税种收入上,虽然企业所得税收入不断增长,但占比从“十一五”末的10.23%下降到“十二五”末的9.8%,远低于“十二五”末全国企业所得税占总税收的比重的21.7%,低11.9%,重点行业所得税税负降低,如从2013年到2014年,化学工业、石油开采所得税税负增加额仅为0.03%、0.01%,但有色金属(-0.01%)、煤炭(-11.21%)、建筑业(-13.37%)、电力(-1.01%)等重点行业税负均下降为负,从侧面说明新疆重点行业所得收益减少,经济效益下滑。(参见表19:“十二五”期间新疆地税行业所得税税负情况表)

表19:“十二五”期间新疆地税行业所得税税负情况表

行 业

2013年企业所得税负担率

2014年企业所得税负担率

增减额

水的生产和供应业

-26.16%

13.84%

40.00%

医药制造业

7.61%

18.97%

11.36%

黑色金属冶炼及压延加工业

-10.95%

-0.04%

10.91%

黑色金属矿采选业

19.53%

26.94%

7.41%

木材加工及木、竹、藤、棕、草制品业

-3.84%

0.31%

4.15%

金属制品业

2.17%

3.53%

1.36%

电气机械及器材制造业

4.33%

4.97%

0.64%

皮革、毛皮、羽毛(绒)及其制品业

0.59%

1.22%

0.63%

食品制造业

0.79%

1.25%

0.46%

纺织服装、鞋、帽制造业

0.39%

0.59%

0.20%

专用设备制造业

0.24%

0.36%

0.12%

化学原料及化学制品制造业

2.15%

2.18%

0.03%

石油和天然气开采业

0.02%

0.03%

0.01%

有色金属冶炼及压延加工业

0.02%

0.01%

-0.01%

农副食品加工业

0.33%

0.21%

-0.12%

#酒的制造

0.22%

0.08%

-0.14%

橡胶和塑料制品业

0.93%

0.42%

-0.51%

电力、热力的生产和供应业

1.91%

0.90%

-1.01%

印刷业和记录媒介的复制

22.29%

20.12%

-2.17%

造纸及纸制品业

2.62%

0.43%

-2.19%

非金属矿物制品业

3.72%

0.91%

-2.81%

汽车制造业

0.00%

-2.86%

-2.86%

通用设备制造业

6.85%

3.84%

-3.01%

纺织业

11.20%

1.86%

-9.34%

煤炭开采和洗选业

26.83%

15.62%

-11.21%

建筑业

53.57%

40.20%

-13.37%

有色金属矿采选业

17.11%

3.61%

-13.50%

仪器仪表制造业

60.85%

44.62%

-16.23%

燃气生产和供应业

10.82%

-40.92%

-51.74%

家具制造业

-1.43%

-56.51%

-55.08%

非金属矿采选业

461.89%

157.70%

-304.19%

计算机、通信和其他电子设备制造业

579.04%

5.23%

-573.81%

  表19数据来源:根据2009-2015年新疆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统计公报、2009-2015年兵团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统计公报、2009-2015年新疆自治区地方税务局统计数据计算

  从行业税收来看,新兴信息产业日益成为引导经济结构调整的重要力量。“十二五”末期,全国软件和信息技术服务业税收增长21.2%。但新疆新兴产业如信息传输、计算机服务软件业,以及科学研究和技术服务业,累计地税收入占全部地税收入比例分别为1.08%、1.24%,排列所有行业中倒数第4、5位,地税平均拉动力、平均贡献度占全部行业排名靠后,反映出新疆新兴产业发展缓慢和困难。

  (二) 内外政策,经济税收面临难题

  1.经济政策

  (1)国内国外竞争激烈,面临投资减少

  “十二五”期间,新疆面临国际、国内竞争,国际上产业转移趋势减弱,存在外资的“分流”和“回流”效应。国内面临地方版扩大开放新政密集出台,加剧内部经济竞争。

  (2)资本投入积累,面临投资风险

  从经济角度看,新疆经济增长主要依靠投资拉动,总量扩张,行业投资风险加大,产能过剩,竞争加剧,收益递减,产生经济内生问题(Economic endogenous problem),导致经济危机。新疆产业结构依然是偏重型结构,分布于资本密集型的石油石化、煤炭、化工、钢铁等重化工行业,资产负债率高,产能过剩,投资回报率低等问题。经济学家海克(Heck)、米塞斯(Mises)认为投资过多,也会造成经济衰退。如“十二五”期间,新疆先后建设了阿克苏宝钢八钢钢铁、巴州新兴铸管、喀什山东钢铁厂等新疆重点工程。2014年,钢铁厂利用率只有38%,产能过剩、企业之间恶性竞争、企业生存堪忧。农业部门的生产率始终没有提高,工业表面的扩张又没有其他资本积累源泉,必然导致经济发展的速度会显著放慢。因此,必须依靠深化改革激发市场内生增长动力。

       从税收角度看,代表经济发展动力的制造业累计完成地税税收收入2,504,500万元,仅比“十一五”末增长1.52倍,占全部累计税收收入比重7.05%。从平均增长速度(5.70%,第14名)、平均拉动力为(0.0044,第10名)、税收贡献度平均为(0.00502,第11名)、税收定基指数(1.138,排15名),各项税收指标均排列在全部18个行业后列,反映出新疆和兵团经济发展动力不足。

  (3)政府债务扩大,面临债务风险

  从经济角度看,“李嘉图等价”提醒“今天的债务就是明天的税收”。“十二五”期间,新疆债务规模不断扩大,带来财政运行风险和债务危机,赤字率从-0.1448增加到-0.1853,增加非税负担或暗负担,抵减了结构性减税政策的正面效应。

  从税收角度看,从2014-2015年,新疆地税收入环比增速从3.85%下降到-0.70%,低于新疆和兵团合计GDP环比增速9.20%和2.28%。税收增速低于GDP增速,说明新疆可用于偿债的财政资金将会出现困难,财政的可持续性将会受到挑战。(参见表20,图23:“十二五”期间新疆财政收支及赤字率)

  图23数据来源:根据2009-2015年新疆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统计公报、2009-2015年兵团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统计公报、2009-2015年新疆自治区地方税务局统计数据计算

 

20:“十二五”期间新疆财政收支及赤字率

年份

2011

2012

2013

2014

2015

财政收支

-952.14

-798.7

-1273

-1325.19

-1728

新疆GDP)亿元

6574.54

7505

8510

9264.1

9324.8

赤字率

-0.1448

-0.1064

-0.1496

-0.1430

-0.1853

  表20数据来源:2009-2015年新疆国民经济发展公报计算

  2.税收政策

  (1)税收政策调整,存在税收风险

  ①面临政策性税收减少的问题

  一是税制改革,降低了地税税源。 “十二五”期间税营改增税制改革,地税收入减少、失去主体税种营业税,同时失去企业所得税管理,以及个人所得税、城建税等附征收入减少问题。

  二是降低税率,如降低了娱乐业税率。提高个体户起征点,减少了纳税人规模等,降低了地税税源。“十二五”期间,新疆地税虽然个体经营登记户数不断增长到541082户,但实际纳税户从32.09万户却下降到30.13万户,呈现负增长,实际纳税人减少1.96万户。2014年、2015年未缴税率分别到达44.92%、44.32%。

    ②缺乏综合宏观调控能力

  一是增加税收财政收入弥补财政赤字以实现财政盈余,提高企业和居民税负,影响投资和消费,不利于稳定经济。

  二是税收优惠政策缺乏规范性和稳定性,优惠政策复杂变动多,影响了政策落实效果;受惠门槛高,普惠程度不高,优惠力度小,税降费高,负担并未减轻;优惠扩大减少国库收入、干涉市场主体商业决策、提高管理和税收遵从成本。

  ③存在风险外部性问题

  “十二五”期间,新疆支柱行业建筑业、房地产、金融业税收拉动力和税收贡献度一直居于高位,房地产市场的过热与膨胀,房屋空置率上升,存在市场风险,具有风险外部性问题。2015年,商品住房库存面积达2548万平方米,部分城市“去库存”压力较大。

  (2)存在税源背离,加剧地区差距

  ①制度内税收竞争

  国家制定的区域性税收优惠政策,引起地税收入横向归属的变化。如“十二五”期间,上海自贸区、北京中关村、深圳前海、珠海横琴、重庆两江、天津滨海等税收优惠激励政策,加剧了地方政府间的税收竞争。“十二五”期间,在新疆投资的港澳台企业实际纳税户仅从369户增加到406户,仅增长37户;外资企业实际纳税户仅从637增加到780,仅增长143户,且投资多集中于价值链低端和低附加值的环节,处于“微笑曲线”( Smile curve)的中部和底部。

  ②制度外税收竞争

  地方政府之间的税收竞争。从而对地税收入横向归属机制产生较大影响。如“十二五”期间,为吸引“总部经济”,北京、深圳、成都等纷纷制定了吸引总部的主要财税优惠政策。变相地过度降低实际税负。2011年乌鲁木齐市在全国35个主要城市总部经济综合发展水平排名第32位,仅高于西部省会城市兰州(33名)、银川(34)和西宁(35)。新疆总部经济发展滞后引发的税收流失,导致在税收竞争中处于劣势。

  由于上述各种原因造成税收在相关区域之间不合理转移,造成新疆税收与税源脱节背离。(参见表21,图24:2009-2014年新疆税收与税源背离度(单位:亿元)) 

表21:2009-2014年新疆税收与税源背离度(单位:亿元)

年代

新疆地税收入入

新疆国税收入

新疆地税收入

全国地税收入

/

新疆和兵团合计GDP

全国GDP

/

税收与税源的背离度

2009

221.984

409.85

631.834

59521.59

0.010615222

4887.79

335353

0.01457506

-0.00395983

2010

315.163

610.8

925.963

73202

0.012649422

6132.58

397983

0.015409151

-0.00275972

2011

455.048

739.9

1194.948

89720.31

0.013318599

7381.41

471564

0.01565304

-0.00233444

2012

655.750

813

1468.750

100600.88

0.014599776

8727.53

519322

0.016805623

-0.00220584

2013

772.299

853.8

1626.099

110497

0.014716232

9990

568845

0.017561902

-0.00284567

2014

802.026

935.8

1737.826

119158

0.014584223

11002.78

636463

0.017287384

-0.00270316

2015

796.4395

911.4

1707.8395

110604

0.015441028

11259.7

676708

0.016638934

-0.001197906

表21:数据来源:根据2009-2015年新疆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统计公报、2009-2015年兵团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统计公报、2009-2015年新疆自治区地方税务局统计数据计算

  图24:2009-2015年新疆税收与税源背离度分析,从上图可以看出,2009-2015年,新疆税收一直存在与税源背离,表示新疆存在税收流出的问题,但趋势从2009年-0.00395983到2015年-0.001197906逐渐缩小态势。

  (三) 综合因素,征管质效有待提高

  税收管理水平也是地税收入增长情况差异的重要原因。

  1.税收管理效率问题

  一是组织收入压力持续增大,地方行政干预多。优惠政策落实不到位,同一纳税人各税种优惠、征收政策效应相互抵消。

  二是税务管理服务机制不健全,纳税人遵从度不高。国地税业务流程(BPR)、服务、系统、资源等整合不够,治税合力未深度融合;纳税服务协作体制机制不完善,重视税收收入而忽视纳税服务和纳税人权益,税收维权等高层次税收服务工作薄弱等,从税务管理学分析由于政治角度(税收政策复杂性、税务管理水平等)、社会心理学角度(纳税服务水平、干部执法水平,纳税人公平认识、年龄、性格等)因素导致公众税法自愿遵从度降低。例如2012-2015年,新疆地税随纳税人规模扩大,纳税户未缴税率分别为33.57%、33.71%、39.96%、35.29%,呈现递增趋势,平均未缴税率35.63%。

  2.各地征管存在漏洞

  “营改增”使过去以营业税为主体的地税征管体系受到冲击,以票控税手段缺失,地税部门征管难度提升。税收执法行为不够规范,“重实体,轻程序”,纳税人救济机制不完善,税收法治环境不理想。“十二五”期间,新疆地税系统稽查收入占总收入比例从1.28%上升3.36%,稽查收入定基指数增加了3.77倍,但新疆地税纳税人自行申报从98.72%下降到96.64%。从税务管理学角度分析,纳税人纳税遵从度不高,强制征收行为增高,税收管理成本越来越高。从基治拿(Kirchler,E)和泰勒(Tyler,T.R)税收逃税模型分析,通过加大检查和处罚力度,来促进纳税遵从并无明显效果,甚至对纳税遵从起到负作用。从心理学“挤出理论”研究纳税人遵从得出,管制型征纳关系,效果远逊于服务型关系,纳税遵从理论认为,尊重和友好更强调税收服务,倡导对纳税人权益保护,可以有效促进主动遵从,提高税收遵从度。(参见图22:执法成本与纳税遵从模型)

  图22说明:上图描述执法成本(与税法执法有关所有成本)和纳税遵从水平(纳税人履行纳税义务的程度)之间关系,随执法成本增加到达最优点G之间,纳税人遵从水平随执法成本(检查、罚款、服务等成本)总体水平提高而提高,但到达E点后进一步增加执法成本(检查、罚款等)反而导致纳税人遵从水平降低,纳税人将以其他方式逃避缴税及相关管理负担。

(参见表25:2011-2015年新疆地税实际纳税户、登记户数和未缴税率分析)

 

表25:2011-2015年新疆地税实际纳税户、登记户数和未缴税率分析

年份

户数总计万户

国有企业万户

私营企业万户

股份公司万户

个体经营万户

港澳台企业户

外资企业

其他

集体企业户

2010年

实际纳税户数

38.22

1.19

3.02

4.72

28.93

395

391

53430

2370

2011年

实际纳税户数

44.53

1.08

3.93

7.03

32.09

369

637

1966

2012年

实际纳税户数

39.3

1.29

4.54

8.33

24.69

401

667

2509

登记

户数

59.16

缴税率

66.43%

未缴

税率

33.57%

2013年

实际纳税户数

44.96

1.39

5.41

10.33

27.16

474

762

3124

登记

户数

67.82

缴税率

66.29%

未缴

税率

33.71%

2014年

实际纳税户数

46.26

1.43

5.55

11.14

27.37

436

521

3873

登记

户数

72.24

1.98

6.74

12.72

49.69

5313

缴税率

60.04%

72.22%

82.34%

87.58%

55.08%

72.9%

未缴

税率

39.96%

27.78%

17.66%

12.42%

44.92%

27.10%

2015年

实际纳税户数

531083

14572

58311

150571

301250

406

780

3179

登记

户数

820678

18903

69982

181792

541082

481

882

4398

缴税率

64.71%

77.09%

83.32%

82.83%

55.68%

84.41%

88.44%

72.28%

未缴

税率

35.29%

22.91%

16.68%

17.17%

44.32%

15.59%

11.56%

27.72%

  表25数据来源:根据2011-2015新疆地税统计年鉴计算

三、促进新疆经济税收发展的建议

  发展经济学认为善政(Good governance)在经济发展中扮演着关键角色,起着重要作用,是经济增长诱导要素的重要代理变量。新疆地税必须发挥以税资政、以税辅政作用,确保新疆税收政策和经济目标、行动一致等,促进经济发展政策实施效应最优化。在新常态下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稳中求进,关键做好“稳、活、准、实、底”五个字组合政策。

  (一) 稳,搞好宏观,释放内需扩大外需

  从经济角度,“十三五”期间,应以适度、避险和公平为内涵,控制赤字、调整结构、推进改革为实施原则。宏观调控从供需两侧共同发力,在需求方面,适度扩大财政赤字规模,继续保持投资增速拉动经济稳增长, 优化投资结构,加快培育新的发展动能, 建立防范政府债务风险机制;在供给方面,加快创新驱动、扩大有效供给,打造经济发展持久动力。

  从税收角度,要将财税改革和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有机结合起来,做好组织税收收入,保持宏观税负稳定,扩大地方税收入规模,完善地方税制体系,加快落实提高直接税比重体系改革,做好资源税改革、环境保护税开征等工作,确保地税收入稳定持续增长。充分发挥税收的调控作用,大力减轻生产领域的税负,降低实体经济成本、支持经济稳中向好、保障和改善民生,培育经济增长新动能。落实针对存量财产和投资行为的房地产相关税制,增强个税调节收入分配作用的综合与分类相结合的个人所得税制改革等工作。促进税收优惠管理的科学化和提高政府支出监控,做好国债政策和税收政策协同等。

  (二) 活,搞好微观,加快新旧动能转换

  发展经济学认为资本积累、技术进步和区域发展是经济发展过程的要素。

  1.以创新理念增强发展动力,不断促进资本积累

  从经济角度,实现“跨越卡夫丁峡谷” (Caudine Forks),是新疆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重要支撑。发挥国有资本、民营资本、私人资本以及外国资本等各自人才、资金、技术优势,激发企业活力提高有效供给能力。做大做强国有企业,充分发挥大型企业在国民经济和国际竞争格局的支柱作用。大力发展民营私营个体经济,推动民营私营个体经济向产业聚集和规模化的方向发展。促进混合所有制改革,提高资本证券化水平,形成“政府投资+民间资本”等多种融资机制投入经济,增加企业的权益资本,降低企业的财务风险,加快推进PPP项目建设等。

   从税收角度,要运用税收政策,调节不同类别的资本收益,降低尤其是非银行金融机构和股权融资企业融资成本。促进企业发行各类股票、股权重组、债转股等股权筹资增加产业资本的形成能力。促进发展大企业大集团,提高产业集中度,提升产业竞争力,通过合并、分立、出售、置换等方式符合条件的企业重组享受企业所得税递延纳税处理优惠政策等。

  2.以创新理念增强发展动力,不断促进技术进步

  从经济角度,主动转变经济发展方式,从原来粗放的、要素驱动向创新驱动、技术驱动转变。鼓励科技型中小企业蓬勃发展,提高劳动密集型产品科技含量和附加值,营造资本和技术密集型产业新优势。

  从税收角度,鼓励创新创业提高全要素生产率,对中小企业所得税优惠政策体系建设坚持扶持先进原则。全面落实放宽高新技术企业的认定条件,使更多的企业可以享受高新技术企业税收优惠政策;做好国家关于科技型中小企业研发费用加计扣除比例政策落地工作;落实股权激励和技术入股递延纳税政策,解决纳税人缺乏纳税必要资金问题,充分调动科研人员创新创业积极性,以及创投企业、创投合伙人和个人投资中小高新技术企业等优惠政策。(表26:“十三五”推动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税收政策略)

  3.以创新理念增强发展动力,不断推进区域发展

  从经济角度,城镇化过程是是结构性改革的重要环节。哈里·理查森(Richarson)认为在欠发达地区用规划城镇等级体系来培育经济增长点,通过城镇体系各种资源要素从核心趋向边缘区的扩散。新疆既要重视发展的动力源泉天山北坡城市带成长,又要努力南疆贫困落后问题,缓解区域经济差距扩大的趋势。在区域规划、项目建设、产业政策、资金筹措等方面加大对南北疆落后地区城镇化投资力度。根据阿尔伯特.赫希曼(Albert Hirschman,1958)等理论,实施某些特殊政策,吸引创造投资、留住人才的涓滴效应(Trickle effect),抵消投资、人才等流失涌向发达地区的回波效应(Echo effect)。

  从税收角度。根据经济学冲向最低理论(Race  to  the  bottom),运用地方税收经济杠杆作用,加大对新疆经济结构和布局调控力度。对一些南北疆落后地区,要实施倾斜税收优惠政策,降低税收税率,实行减免税政策,吸引大量投资,形成经济的良性循环。对乌昌等经济发达地区加强总部经济、金融中心、制造中心等建设,乌鲁木齐市要利用好国家给予的服务外包示范城市企业所得税优惠等政策。加强区域税收的协调,避免区域间的恶性税收竞争,扭转税源背离状况。调整财政收入分配政策,解决落后欠发达地区财力依旧不足等问题。

  (三) 准,搞好产业,推动产业结构升级

  佩鲁观点来看,区域增长极的确定之首在于推进型产业的建立。加快经济结构调整,构建多点支撑的产业发展新格局, 做好“保”和“促”两方面。

  1.在“保”方面,推进传统产业升级

  从经济角度,提高第二产业实体经济竞争力作为第一任务,支持传统产业石油石化、煤炭煤化工、电力、钢铁、有色金属等传统产业转型升级,促进房地产业“去库存”等。推动第三产业生产性服务业向专业化和价值链高端延伸、生活性服务业向精细和高品质转变,提升产业水平,培育新业态。

  从税收角度,加大对传统优势产业、支柱产业、特色产业和战略新兴产业的技术改造、产品创新、管理创新、资金投入等优惠政策扶持力度, 落实对企业开发新技术、新工艺发生的研发费用扣除等税收优惠政策,促进企业加大研发投入创新发展,引导产能过剩企业进行技术开发与改造,促进产业技术升级。落实银行业存款保险保费税前扣除政策,延续保险行业准备金税前扣除政策鼓励“去杠杆”。完善房地产所得税政策,积极落实放宽房地产开发企业土地增值税清算涉及企业所得税退税条件推动“去库存”等政策。

  2.在“促”方面,支持新兴产业发展

  从经济角度,推动第二产业发展先进装备制造、新兴能源、新材料、生物医药、信息技术产业、节能环保等新兴战略性产业,促进产品由劳动密集型产品逐渐向资本密集型产品发展。鼓励新企业“走出去”加快转移过剩产能,大力开拓国际市场。促进第三产业服务业由中低端向中高端迈进,内部结构升级从劳动密集型转向知识密集型现代服务业逐渐转变。

  从税收角度,充分发挥所得税等优惠政策的调控作用,引导大企业集团合理投资;扶持战略性新兴产业,壮大新业态新产业,提升创税能力,大力发展信息咨询、软件开发、金融保险等现代服务业,重点抓好服务创新创业、节能环保、软件和集成电路产业和推广技术先进型服务企业等一系列税收优惠政策的落实,以及鼓励企业“走出去”一系列税收优惠政策落实等。

  (四) 实,推动改革,深化关键环节落实

  从考夫曼(Kaufman et al,1999) 政府宏观治理指数(aggregate governance index)分析,提高政府效率、依法行政、强化廉洁等检验政府治理的硬指标,要更好发挥政府作用,从“治理”向“良治”的转变,为企业增强活力和盈利能力创造良好的环境。

  1.转变政府职能为核心

  政府服务能力,是构建高效税收征管体系的重要因素。

  健全纳税服务体系,提高税收征管效率,切实做到便民利民,降低征收成本,构建和谐征纳关系,促进纳税人自愿遵从。

  纳税服务意识职责化,建立地税核心价值观的法治理念的职业操守政策和行为准则,税收执法要从“管理”向“服务”观念转变, 从“权本位”向“责本位”转变。

  纳税服务方式多样化,强化以纳税人为导向的管理理念,全方位、多元化、个性化、开放式为纳税人提供异质性管理与服务、专业化管理与服务等。

  纳税服务体系社会化,建立“政府领导、税务主管、部门配合、社会参与、司法保障、信息支撑”的社会综合治税体系,健全相关政策法律保障,大力提升综合治税管理能力。

  2.深化简政放权为基础

  减低制度性交易成本,提高审批效率,减少申报资料,简化审批环节,压缩办理时限, 减少过多检查,减轻办税负担等。

  3.创新管理方式为途径

  完善组织机构,合理调配征管资源,努力促进征管功能最优化,强调专业化分工,合理设置各级税务机构等。

  提升信息管理水平,进一步提升信息化和专业化管理,管理方式由传统税收管理向工作量大、管理任务复杂、电子管理、自动化批量管理信息,大大提高管理和服务效率的现代税收管理方式转变;管理体系向建立“以数据为核心”数字管理体系(Mathematically Management System),从“以票控税”“信息管税”向“数据治税”转变,由粗放型管理向科学化、精细化管理的现代征管体系转变;管理服务向深化国税征管服务深度融合、执法适度整合、信息高度聚合等税务整合转变,切实达到税务管理的效果(Effectiveness,)、效率(efficiency)和服务能力(service capability)等的提升。

  强化风险应对管理,不仅针对外部纳税人和纳税事项,而且包括内部税务管理要素和程序,建立完善风险识别、风险分析、风险评估和排序、风险应对及评价等。

  切实提高纳税遵从,提倡适当制裁,提升纳税遵从,充分考虑税务管理活动对社会的影响,税收政策和执法活动对社会的效果,案件处理与把社会发展治理的要求,有效践行税务执法服务大局的重要使命等。

  4.树立法治理念为保障

  坚持依法行政。确立税收执法与服务并重的思想,坚持合法行政,严格执法、公正执法,程序正当,诚实守信,权责统一,监督有力,促进廉政建设和行风建设。

  坚持执政为民。以人为本,保障民生,理性执法,文明执法,维护纳税人合法权益。

  坚持公平正义 。坚持法理与情理的统一,切实保证程序公正和实体公正,维护法律法制普遍性统一性,正确处理个体特殊性弱势群体等区别对待法律保护等。

  (五)底,搞好社会政策,积极推动改善民生

  西斯蒙第认为经济发展要满足人的需要,服务于国民幸福的增长以及财富在最大多数人民中间的分配。

  从经济角度,在“十三五”时期,要把解决民生问题当做经济发展的首要问题。注重精准扶贫、精准脱贫,坚持产业带动、创业助推、就地就近、援疆促进,大力发展劳动密集型产业、服务业及中小微企业和民营企业,促进就业脱贫等。

  从税收角度,要扶持中小企业,发挥其稳定经济和保障民生的载体作用,建立覆盖中小企业创立、发展、转让等各阶段对中小企业优惠政策体系建设。贯彻执行好国家6项减税政策、鼓励“大众创业 万众创新”税收优惠政策、扩大享受企业所得税优惠小微企业范围、降低小型微利企业的企业所得税率、调整中小企业亏损弥补、增加中小企业投资的所得税优惠政策、支持中小企业融资的等系列税收优惠政策措施。要帮扶重点群体,促进创业就业,继续落实好大学生、下岗职工、退伍士兵、残疾人等重点群体创业等系列优惠政策 。

四、结论

  “十二五”期间,新疆和兵团全面贯彻落实中央新疆工作座谈会精神,是新疆经济社会全面发展的5年,是新疆各族干部群众激情跨越,书写华章、不懈奋斗的的5年,实现了经济较快发展,新疆地税也在国家税务总局、自治区党委和政府的正确领导下,取得了辉煌成就,为推进新疆跨越式发展和长治久安打下了良好基础。

  展望“十三五”,在新的历史起点上,机遇与挑战并存,经济发展形势复杂,产业转型任务艰巨,区域竞争更加激烈。税收作为政府宏观经济和社会政策调控的重要工具,新疆地税系统应该以高度的历史责任感、政治使命感和工作紧迫感,推进税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高效发挥税收组织收入、宏观调控等职能,促使经济向形态更高级、结构更合理阶段迈进,更加奋发有为地开创新疆经济社会发展的新局面。

作者:新疆自治区地方税务局 廖勇  责任编辑:李洪华

管理制度| 联系我们| 网站概述| 使用帮助| 网站地图

主办单位: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地方税务局

地址:乌鲁木齐市人民路321号 (邮政编码:830004)

政务公开电话:0991-2834217

许可证号:新ICP备17000671号

新公网安备 65010202000036号